秋葵视频破解版下载

这场战争已经是尘埃落定,邪能部落一个都没有留下。

安娜去找叶玄,想要几具邪能恶魔的尸体,作为一种研究的对象,叶玄没有明确的表态,但也是默许同意了,同时叶玄也把每一种邪能恶魔的尸体自己给留下了一些,而且还命令龙傲天,抓了几个活的,悄悄的运回到帝玄城。

再然后就是邪能行刑者格里芬,这个恶魔可以说是罪大恶极,但是叶玄下令救活他,现在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的,但是处于一种昏迷的状态,可是他的去留……成了一个不小的问题。

这个事谁都没有说,只是秘密的关押着,叶玄给龙儿留下一句话:“只要他醒了,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龙儿不知道叶玄想干什么,可是她一直都是信任叶玄的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叶玄大哥,我都听的。”然后龙儿就撤走了所有的人,邪能行刑者格里芬的房间就被彻底的封了起来了。

“救活他,是什么目的?”当龙儿走了以后,白修竟然在黑暗中走出来了,叶玄一点反应都没有,悄悄的感受一下自己的灵力,现在他就是凡人一个,没有丝毫的感觉。

凡人还有重新修行的可能,但是他重新修行的可能都没有了,他的灵海已经碎的七零八落,完全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事想要搞清楚。”叶玄淡淡的说道。

白修似乎早知道会这样,不急不慢道:“想要知道那黑暗的八百年吗?”

叶玄点点头,也去隐瞒什么,“为什么人类的诞生到文明高度的发展,中间会空缺了八百年,这八百年,人类到底都干了什么?邪能恶魔为什么这么仇视人类。”

这些事,叶玄都想要去搞清楚,因为叶玄知道,他的寿命是有限的,而邪能是无限的,正所谓,什么地方有压迫,就有反抗,而邪能的诞生,就是因为人类的邪念。

叶玄跟邪能行刑者格里芬保证过:“他要证明他看,他可以改变他,然后改变这个世界。”

美少女长发及腰靓丽自然清新写真

白修就没有在说话,两个人之间的沉默,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尴尬,似乎是有什么默契在,这时候叶玄说道:“应该知道那空缺的八百年历史,到底发生了什么吧。”

白修沉思了一会,然后淡淡的道:“我只是知道,在那八百年以前,云荒与中原是在一起的,但是以后,云荒与中原就分隔开来了。”说着停了一下,然后接着说道:“还有,所有的术法,异能,都是从那以后开始的。”

其实白修的话已经是给叶玄点明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了,那就是:那八百年的历史,跟天神是有关系的。

“知道的就这么多吗?”叶玄对白修的问题有点不置可否。

白修笑了:“真的,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,因为那八百年的历史,没有一个人是全部都知道的。”

“但是,我听说,有个历史文本,就是记载着那八百年空缺的历史,但是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。”这话说完,白修就一个人离开了,只剩下叶玄一个人在孤零零的房间里站着。

叶玄深呼吸一口气,“我一定会弄清楚的!”

……

上官白在战斗结束以后,就开始重新整理自己的部队,部队里有他的亲人,有他手下士兵的亲人,现在帝都当中,帝君跟他的妹妹上官婉儿下落不明,长孙朝颜正在巩固自己的势力,现在必须要马上打回去。

“白子修,帝君已经宣布自己退位,虽然他说了,要结束云荒长久以来这种帝王制度,把权利与自由交还给人民,但是正所谓国不能一日无君,帝君退位,才是下一界的帝君。”上官白早就发现了方木的真实的身份,就是趁着夜色来找他,希望他可以跟着自己一起回去。

“首先,我在这里的名字是方木,还有,现在云荒是一团糟,找我回去收拾烂摊子,而我是那种能收拾烂摊子的人吗?”方木手中拿着一杯美酒,对着天上的两颗“月亮”然后轻轻的品上一口。

“我对帝君的位子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感兴趣了,如果愿意当这个帝君,就亲自去当吧。”

“云荒还有三亿的百姓,难道不为他们着想吗?”上官白听到了方木竟然想主动的放弃帝君的位子,当场就愤怒了起来了,瞪大了双眼对他呵斥,但是方木还是丝毫的不买他的账。

“如果为云荒的三亿百姓去考虑的话,那就应该放弃这愚蠢的想法,只有战争才会给人民带来灾难。”方木扔掉了手上的酒杯,然后摔的粉碎,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填满的万人坑,给人一种心碎的感觉。

“看到了没有,他们也是人类,跟我们一样的人类,战争夺走了他们的一切。”

上官白被方木的质问,根本就无话可说。

“或许长孙朝颜会是一个好的帝君,或许他可以给云荒带来和平与安宁。”方木淡淡的说道。

上官白却是嘴角挂着冷冷的笑容,不以为然的道,“也太高看他们长孙家族了,难道不知道吗?他们长孙家族掌管了云荒的税法,刑法已经多少年了,在他们的掌管下,云荒的百姓,有过安居乐业的生活吗?他们都在被奴役,被压迫。各地的爆乱频发,历代的帝君都对他们没有办法,难道这不是个好机会吗?”

上官白越来越激动了,几乎都要动手的地步了,但是方木却也只是笑笑:“是的,但是们上官家充当了刽子手。”

“我不否认,所以我现在想要改变了,我想要把权利还有自由交还给人民。”上官白放平了自己的情绪,好好的跟方木说。

可是方木还是一种很为难的表情:“这样不好吗?起码他们不会死,就不会家破人亡了。”

“就这么懦弱了吗?”上官白不相信啊,当年那个在云荒的朝堂上,卖弄权术,一心要当上帝君的男人,这次竟然说出来了这样的话。

方木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懦弱了,不知为何做出了一个决定。